当前位置: 主页 > 特许经营 > 连锁加盟 >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加盟欺诈一案

时间:2012-11-29 23:15来源: 作者: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海民初字第4675号 原告北京市海盛通达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北京大场面眼镜连锁服务有限公司 原告海盛通达公司诉称:2007年2月6日,海盛通达公司与大场面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加盟协议,协议约定大场面公司以书面方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8)海民初字第4675号

原告北京市海盛通达咨询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被告北京大场面眼镜连锁服务有限公司

原告海盛通达公司诉称:2007年2月6日,海盛通达公司与大场面公司签订特许经营加盟协议,协议约定大场面公司以书面方式授权海盛通达公司使用大场面平价眼镜直通车特许经营权包括商号、标签、商标、招牌和服务标识等使用权,向海盛通达公司提供大场面品牌授权铜牌、经营证书等,协议签订后海盛通达公司依约向被告支付了加盟品牌使用费10万元及管理费1万元。后在经营中海盛通达公司得知大场面公司不具备有权授予他人使用的商标、商号、经营模式等经营资源,在商标未被受理的情况下私自开展特许加盟;不具备从事特许经营的法定条件,未尽信息披露义务,不具备两家经营一年以上的直营店,没有进行备案登记。大场面公司分公司的成立时间为2007年7月5日和2007年4月25日,都在开展特许加盟以后;虚构经营规模,号称拥有30多家连锁店,实际并不具有;大场面公司宣称股东包括国内数十家品牌眼镜生产商和国际品牌中国总代理,形成一个品牌联合舰队,实际只是两个自然人股东,并无品牌优势。宣称拥有国际最新型的眼光仪器设备,实际并不拥有;大场面公司宣称产品汇集上百个来自意大利、法国、英国、美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中国的知名眼镜品牌,建立眼镜连锁销售网络。实际都是从北京潘家园眼镜批发市场购得的库存滞销产品,报价偏高。综上,大场面公司毫无特许经营的资格和经营优势,故意虚构企业股东构成、品牌、经营规模,虚构产品、设备、技术优势、职业培训和认证资格等重要事实,违反特许经营披露义务,构成欺诈,引诱海盛通达公司对其产生错误认识,海盛通达公司基于这种错误认识交纳特许经营费,并导致重大损失,故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撤销双方签订的《大场面连锁加盟协议》;2、判令大场面公司退还履约保证金77 000元;3、退还大场面公司库存货品并返还购货款。
被告大场面公司辩称,不同意海盛通达公司的诉讼请求,大场面公司在缔约过程中不存在欺诈行为。
经审理查明,2007年2月6日,大场面公司(甲方)与海盛通达公司(乙方)签订《加盟协议》,约定甲方以书面方式授权乙方使用的大场面评价眼镜直通车特许经营权,包括商号、标签、商标、招牌和服务标识等的使用权。甲方向乙方提供大场面品牌的授权铜牌、经营证书、工号胸卡、销售宣传招贴画、全套CI形象设计、广告VCD光盘和店铺管理系列手册。甲方授权乙方在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行使特许经营权。乙方向甲方支付履约保证金10万元,支付管理费1万元/年。乙方交纳的履约保证金、年度管理费及首批货款以现金或转账方式一次付清。合同中履约保证金为乙方保证善意使用甲方授予的经营权的合同保证金。合同期限2年,从2007年2月4日到2009年2月5日。乙方每月从甲方处购买货品的总金额不得低于1万元。乙方累计进货总额达到120万元,甲方全额返还履约保证金10万元,20万元为一结算单位分期返还。合同签订后,海盛通达公司向大场面公司交纳履约保证金10万元,管理费1万元。
合同履行过程中,海盛通达公司支付款项情况:海盛通达公司向大场面公司支付的货款548 408元(含大场面公司根据合同向其返还保证金33 332元),用于向大场面公司购买货物及设备。
大场面公司扣除海盛通达公司款项情况:大场面公司累计扣除海盛通达公司款项总额为542 548.06元,其中包含设备款6160元,广告费1500元、加工费5474元。目前海盛通达公司账面结余5859.94元。
庭审中,海盛通达公司陈述其目前库存货物尚有50 915元,并提交一份库存货物明细,大场面公司对库存货物价值表示无法确定,但认可库存货物明细单中的货物单价。
为证明大场面公司存在缔约欺诈行为,海盛通达公司向法庭提交一份大场面平价眼镜直通车的宣传手册,该手册中称北京大场面眼镜连锁服务有限公司股东包括国内数十家品牌眼镜生产商和国际品牌中国总代理,通过品牌与渠道资源共享,形成一个品牌联合舰队,以此来实现平价经营的事业方向。该宣传手册还列有“部分合作厂家及品牌一览表”,表格中有“阿玛妮”、“NIKE VISION”、“精工眼镜”、“PORTS”等品牌。
庭审中,海盛通达公司则提交一份工商查询信息,证明大场面公司的股东只有张清华、黄武二人。大场面公司则提交一份股东名册及广告费收据,证明除张清华、黄武两位自然人股东之外,该公司还有16名自然人和法人隐名股东。
大场面公司为证明其进货渠道和价格优势,提交了其与海昌隐形眼镜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北京福美达贸易有限公司、上海巨盛光学眼镜有限公司、上海卫康光学有限公司、上海柏硕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购销合同,以及北京都百富商贸有限公司、北京博士特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欧视美眼镜有限公司、上海亮美光学眼镜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海盛通达公司则提交了上海意高眼镜有限公司给海盛通达公司的授权书,授权其经营“FENDI”、“CK”、“NIKE”等品牌的眼镜产品,海昌隐形眼镜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北京达鑫易商行有限公司的经销合同,证明供货价格低于该公司与大场面公司的合同价格以及上海野尻眼镜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的销售出库单、北京英派丽眼镜有限公司的出库单,证明该两家公司售出的“精工”品牌和“圣大保罗”品牌眼镜较之大场面公司的供货价更低,大场面公司并无价格优势。大场面公司对海盛通达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认为双方证据可以证明各自的进货渠道,至于对方进货价格低于其进货价格是另外的问题。
上述事实有加盟协议、付款收据、宣传手册、大场面公司提交的供货合同、情况说明,海盛通达公司提交的授权书、出库单及本院开庭笔录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在于大场面公司与海盛通达公司缔约的过程中是否存在欺诈。大场面公司在宣传资料中宣称该公司股东包括国内数十家品牌眼镜生产商和国际品牌中国总代理,通过品牌与渠道资源共享,形成一个品牌联合舰队,以此来实现平价经营的事业方向。但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大场面公司实际股东只是两个自然人,其所述其余16个隐名股东的出资证据仅是支付广告费的收据,不能证明实际出资的事实,故在公司股东的构成问题上大场面公司对海盛通达公司进行了欺诈。另外,大场面公司在“部分合作厂家和品牌一览表”中列举了大量品牌,强调共享“品牌与渠道资源”,实现“平价经营”,但其向法庭提交的证据无法证明其与上述品牌的生产商或代理商之间具有特殊合同关系,并由此享有更具竞争力的价格,相反海盛通达公司则举证证明完全可以更低的价格从大场面公司的供货商处购得相同产品,因此,本院认为“部分合作厂家和品牌一览表”意在暗示大量名牌均为大场面公司的合作厂家,从而误导海盛通达公司大场面公司在进货渠道上具有独特优势,可以帮助被特许人以低于市场价格取得货物,赚取利润。因此,大场面公司在对自身的进货渠道的宣传中亦存在欺诈。综上,大场面公司在与海盛通达公司的缔约过程中存在欺诈行为,该行为已经使海盛通达公司对大场面公司的经营资源产生了错误认识,故双方签订的加盟协议应予撤销。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