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 知识产权案例 >

(2008)宜民一初字第393号原告肖贤菊与被告周伯雄、被告肖回高

时间:2012-12-02 00:54来源: 作者:
原告肖贤菊,女,1968年7月2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吴章月,男,1968年6月1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代孝林,男,1965年8月29日出生。 被告周伯雄,男,1964年1月17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陈海军,湖南民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肖贤菊,女,1968年7月28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吴章月,男,1968年6月1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代孝林,男,1965年8月29日出生。

  被告周伯雄,男,1964年1月17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陈海军,民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黄宏荣,男,1968年6月2日 出生。

  被告肖回高,男,1965年9月27日出生。

  被告肖红卫,男,1971年11月13出生。

  被告曹桐华,男,1942年2月4日出生。

  被告梁正球,男,1962年6月1日出生。

  曹桐华、梁正球的 委托代理人欧远忠,湖南莽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建筑公司。

  王玉书,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志清,男,1955年11月13日出生。

  原告肖贤菊与被告周伯雄、被告肖回高、肖红卫、被告曹桐华、梁正球、被告宜章县建筑公司雇员受害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08年8月18日立案受理。2008年9月22日,经被告周伯雄的申请,本院委托湖南省湘雅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肖贤菊的伤残进行了重新鉴定。2008年11月17日,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第一次开庭审理。原告肖贤菊的委托代理人吴章月、代孝林,被告周伯雄的委托代理人陈海军、黄宏荣,被告曹桐华及曹桐华、梁正球的委托代理人欧远忠,被告肖回高,被告宜章县建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志清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肖红卫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2008年11月18日,原告肖贤菊向本院提交了变更诉讼主体的申请,请求将本案的第三人肖回高、肖红卫,第三人宜章县建筑公司变更为本案的被告。2008年12月10日,本院对本案进行了第二次公开开庭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章月、代孝林,被告周伯雄的委托代理人黄宏荣,被告曹桐华、梁正球的委托代理人欧远忠,被告肖回高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宜章县建筑公司,被告肖红卫经本院合法传唤,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肖贤菊诉称:被告周伯雄于2006年在宜章县城关镇文明北路一完小附近进行房地产开发和施工,建设“香樟园(苑)”住宅小区,原告周伯雄未取得房地产开发的相关资质。2006年6月12日,被告周伯雄与被告肖回高、肖红卫签订了《建筑挖基桩协议书》之后,被告肖回高、肖红卫组织一帮民工到周伯雄的建房工地挖基桩。2006年9月1日,被告周伯雄作为甲方与挂靠在第三人宜章县建筑公司名下的乙方被告曹桐华、梁正球签订了《香樟园住宅小区A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双方约定包工包料,造价大包干。双方对于被告肖回高、肖红卫正在施工的基桩部分在合同的第七条也进行了约定。在合同的履行过程中,被告周伯雄与被告曹桐华、梁正球均支付过肖回高等人工资。2006年9月17日,原告肖贤菊在工地抬木板时掉入未盖好的基桩井中受伤。原告受伤后住院158天,自己垫付医疗费10 140元,先后被市正宏司法鉴定所和郴州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鉴定为二级伤残。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被告肖贤菊受雇在周伯雄工地做事时受伤,请求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补助金、出院后的需长期护理的护理费、精神抚慰金、小孩的抚养费和老人的赡养费、仲裁费等经济损失共计613 446.80元。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

  1、常住人口登记卡,拟证明原告肖贤菊及其代理人吴章月的身份;

  2、结婚证,拟证明吴章月与原告肖贤菊是夫妻关系;

  3、《建筑挖基桩协议书》,拟证明周伯雄将基桩工程发包给了肖回高和肖红卫;

  4、《香樟苑住宅小区A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拟证明周伯雄将香樟苑A栋住宅楼以包工包料,造价大包干方式发包给了曹桐华、梁正球;

  5、住院病历,拟证明肖贤菊受伤后住院治疗情况;

  6、宜章县中医院的预交款收据1500元,宜章县中医院的医药费收据1340元,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预交款收据三张7300元,拟证明原告支付医疗费10 140元;

  7、鉴定费发票及坐便椅发票,拟证明原告支付鉴定费600元及购买坐便椅花费55元 ;

  8、(2008)宜民一初字第335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肖贤菊垫付10 140元医疗费及当事人承担责任情况;

  9、(2008)郴民终字第149号裁定书,拟证明肖贤菊劳动争议一案被裁定驳回起诉情况;

  10、宜章县建筑登记资料,拟证明宜章县建筑公司的主体资格;

  11、(2007)临鉴字第79号法医学鉴定书,拟证明肖贤菊的伤构成二级伤残;

  12、宜章县普化寺社区证明,拟证明肖贤菊从2003年3月至今一直在宜章县城居住,应为城镇居民;

  13、人口暂住证,拟证明肖贤菊在宜章县城居住办证情况。

  14、宜章县沙坪乡沙坪里村民委员会的证明,拟证明原告的母亲杨招英生育4个小孩;

  15、常住人口登记卡,拟证明原告的母亲杨招英的身份,出生于1947年11月4日。

  被告周伯雄辩称:周伯雄与肖贤菊不存在任何法律关系,对肖贤菊的人身损害没有法律上的直接赔付义务。2006年6月12日被告周伯雄与肖回高、肖红卫签订了《建筑挖基桩协议书》,该协议约定周伯雄将宜章县城关镇清水一组的基桩发包给肖回高、肖红卫施工。签订协议后,肖回高、肖红卫雇请了包括肖贤菊在内的施工人员进行施工。肖贤菊与肖回高、肖红卫形成了雇佣劳动关系,与周伯雄没有任何法律关系。 2006年9月1日,周伯雄与宜章县建筑公司香樟苑住宅小区A栋项目经理曹桐华、梁正球签订了《香樟苑住宅小区A栋建筑工程承包合同》,该合同承包范围包括了签订合同时尚未完工的基桩工程在内。合同签订后,肖回高、肖红卫与宜章县建筑公司继续履行基桩工程承包合同。上述事实,在(2008)郴民一终字第153号民事判决书中予以了确认。2006年9月8日,肖回高、肖红卫所承包的基桩已经挖掘完毕,肖回高、肖红卫又组织包括肖贤菊在内的施工人员到宜章县建筑公司承包的香樟苑工地灌桩,2006年9月17日,肖贤菊在该承包工地抬木板时,由于挖好的基桩井未盖好,肖贤菊掉入15米深的基桩井中受伤。肖贤菊的损害是在从事雇佣活动中不慎跌伤的,肖贤菊的人身损害与周伯雄没有法律上的直接因果关系。 周伯雄虽不具有开发房地产的资质,按照法律规定也只是承担行政法上面的责任。 肖贤菊要求按城镇居民标准赔偿,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2006年2月21日宜章县公安局制作的肖贤菊的常住人口登记卡明确记载其经常居住地为宜章县城南乡吴家村10组,职业为粮农。而肖贤菊在半年时间里仅凭宜章县城关镇普化寺社区的一纸证明就摇身一变为城镇居民,且原告提供的证明仅有单位公章,没有经手人或单位负责人签名,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以单位名义出具证明的形式的规定,不具有证明效力。更何况肖贤菊未提供公安机关出具的其长期居住城市的证明及其主要收入来源于城市的相关证明,故肖贤菊要求按城镇居民标准予以赔偿的证据明显不足,理应不应支持。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