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知识产权 > 知识产权案例 >

抚顺博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诉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

时间:2012-12-02 00:54来源: 作者:
原告抚顺博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沈抚公路南线3号。 法定代表人刘书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瑞华,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宏瑞,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抚顺博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抚顺市沈抚公路南线3号。

刘书平,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瑞华,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马宏瑞,北京市高博隆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评审委员会,住所地北京市三里河东路8号。

法定代表人许瑞表,主任。

委托代理人刘佑启,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干部。

第三人营口玻璃纤维有限公司,住所地辽宁省营口市工业街北地号里40号。

法定代表人胡长顺,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冯义宾,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商标事务所商标代理人。

委托代理人王洪燕,女,1975年3月23日出生,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专利商标事务所职员,住北京市西城区西安门大街22号。

原告抚顺博格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抚顺博格公司)不服被告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简称商标评审委员会)于2008年10月20日作出的商评字〔2008〕第19498号《关于第1994272号“氟美斯FMS”商标争议裁定书》(简称第19498号裁定),于法定期限内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08年12月2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并通知营口玻璃纤维有限公司(简称营口玻璃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于2009年5月14日对本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抚顺博格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瑞华、马宏瑞,被告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委托代理人刘佑启,第三人营口玻璃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冯义宾、王洪燕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第19498号裁定系商标评审委员会针对营口玻璃公司就注册人为抚顺博格公司的第1994272号“氟美斯FMS”商标(简称争议商标)提出的争议申请作出的。第19498号裁定认定:一、营口玻璃公司称“氟美斯FMS”系多功能玻璃纤维复合滤料商品的通用名称,但营口玻璃公司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支持。虽然营口玻璃公司提交在案的检验报告、新产品鉴定证书、新产品证书、获奖证书、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证书等证据均标注有“氟美斯”或“FMS氟美斯”字样,但上列证据均不能证明“氟美斯FMS”即“多功能玻璃纤维复合滤料”的通用名称,或系该商品的别称。营口玻璃公司称“FMS”来自“COMPOUND FILTER MATERIAL SYSTEM”的首字母,“氟美斯”是其音译。但“氟美斯”并非“FMS”唯一对应的音译汉字,无证据证明“氟美斯”与“FMS”的对应关系在相关消费群体中已成为约定俗成的共识。因此,争议商标的注册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简称《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所述仅有本商品通用名称的情形,便于识别,具有商标应有显著特征。二、营口玻璃公司主张争议商标在作为商品名称的同时,又作为商标使用,抚顺博格公司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属于恶意抢注行为。从营口玻璃公司上报有关部门的材料、检验报告等证据中获知,可以认定营口玻璃公司至迟于1999年3月即已开始将“氟美斯FMS”使用于“多功能玻璃纤维复合滤料”商品上。并于2000年5月即已获得原国家经贸委颁发的国家级新产品证书,2000年4月经原科技部批准,原科技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中心颁发的国家级火炬计划项目证书(指定产品为“FMS复合过滤材料”),2001年9月辽宁省人民政府颁发的第四届优秀新产品二等奖证书。上列证据可以证明,营口玻璃公司将“FMS氟美斯”指定使用于针刺滤料商品上早于抚顺博格公司提出争议商标注册申请的时间。抚顺博格公司与营口玻璃公司为同一地域的同行,理应知晓营口玻璃公司将“FMS氟美斯”指定使用于针刺滤料商品上,仍将“氟美斯FMS”作为商标指定使用于相同商品上进行申请注册,致使营口玻璃公司在先获得的新产品名称不能正常使用;同时,也违反了《商标法》第三十一条“不得以不正当手段抢先注册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的规定。尽管抚顺博格公司与营口玻璃公司均系专利权共享人并存在合作关系,亦系“氟美斯”指定产品的生产与使用者之一,但其在未征得营口玻璃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单方将营口玻璃公司所创并在先使用、获奖的“氟美斯”注册为商标且独占使用,使营口玻璃公司的正当利益受到损害,违反了商业活动中应遵循的诚实信用原则。虽然营口玻璃公司于2003年7月21日与抚顺市工业用布厂签订了不使用“氟美斯”商标的《承诺书》,但营口玻璃公司称该承诺在特定背景下订立,系不得已所为之。商标评审委员会认为营口玻璃公司于1999年3月即已开始将争议商标使用于“复合滤料”商品上,且获得了国家级、省级多项证书,可以认定营口玻璃公司系争议商标的最早并连续使用者;营口玻璃公司在使用多年后突然宣布放弃使用,系当时因请求抚顺博格公司共同参加专利维权诉讼的需要,应理解为该承诺只对签订时的目的事件负责,并不能以此否定营口玻璃公司在先使用并获奖的事实,与本案争议商标的注册是否合法无关,对本案的裁定也不产生约束力。抚顺博格公司称自1998年即已批量生产“氟美斯FMS”复合滤料商品,且产生了品牌效应。但抚顺博格公司未能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提供在案的企业宣传册缺少时间要素,且仅此单一证据也不能证明抚顺博格公司系争议商标的最早使用者;抚顺博格公司提交的2000年刊登的论文复印件称“FMC氟美斯已申请商标注册”,但争议商标的实际申请时间为2001年5月31日。因此,对抚顺博格公司提供的在案证据不予采信。综上,营口玻璃公司所提争议理由成立,争议商标应予撤销。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商标法》第三十一条、第四十一条第一款和第四十三条的规定裁定:对抚顺博格公司第1994272号“氟美斯FMS”商标的注册予以撤销。

原告抚顺博格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称:一、商标评审委员会根据营口玻璃公司上报有关部门的材料、检验报告等证据认定营口玻璃公司至迟于1999年3月即开始将争议商标使用于“多功能玻璃纤维复合滤料”上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另外,商标评审委员会未认定抚顺博格公司提供的企业宣传册上关于抚顺博格公司早在1998年即已开始大批量生产“氟美斯FMS”复合滤料产品的事实,该时间远早于争议注册的时间。并且抚顺博格公司在申请争议商标注册之前就已经连续且广泛使用了争议商标,使得争议商标形成了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二、抚顺博格公司与营口玻璃公司签订的《承诺书》是双方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和社会公共利益,因此该《承诺书》是真实合法有效的,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商标评审委员会有关该《承诺书》系为当时因共同参加专利维权诉讼的需要,应理解为该《承诺书》只对签订时的目的事件负责,对本案不产生约束力的认定是错误的,该认定否认了抚顺博格公司与营口玻璃公司之间对争议商标争议的合意解决方式,曲解了该《承诺书》的本意;三、商标评审委员会认定抚顺博格公司违反《商标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系歪曲事实,认定错误。综上,抚顺博格公司认为第19498号裁定认定事实错误,请求法院撤销第19498号裁定。

------分隔线----------------------------
推荐内容